白月光你好

被医学折磨的苦逼大学生。
何以解忧,唯有楼诚。

【庄季】故事与他 4

字数:2027

繁忙的复习中继续为庄季加油!小伙伴们不要忘记我啊,等我考完试哦~

前文点我

---------------------以下正文--------------------

日子不咸不淡的过着,季白努力的成为合格的队长,他们警队里来了个女实习生,脑子不错,就是心气太高,要磨。季白从她身上看到了当年的自己,恃才傲物,不知天高地厚,季白磨她的同时,也在磨自己。他的棱角,他的锋芒,他的冲动,统统要收起来,他变得更沉稳,更不动声色。

庄恕认识他后,亲眼看着他变得越来越成熟,越来越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。他怕季白憋坏了,就时常带他去散心,爬山,漂流,或者就是简单吃个火锅,总之两人在自己有限的休息时间里,几乎都和对方在一起。

 

季白刚破获一个大案子,被局长强制要求回家休息,于是他现在正躺在床上闲的冒泡。他听见对面有动静,是庄恕回来了。季白趿拉着拖鞋,立刻跑到对面门前,刚敲了一下,门就开了。

“我听见你来了,就来开门,怎么样,耳朵好使吧。”庄恕还没来得及脱下外套,一只袖子还挂在胳膊上。

“老庄,我们去露营吧。”季白看着庄恕,眼里隐隐有光,看样子是计划了好久,一直没时间去。

“好,只要你想去,什么时候都行。”庄恕在心里盘算着,最近医院也没什么事,有几个做手术的也都完事了,请两天假应该不是什么难事。

“那我们现在就走,等我换衣服。”季白闪回自己的家去换衣服,庄恕站在门口无奈的摇摇头。以为他稳重多了,怎么还这么小孩心性。

 

庄恕带着季白去超市买了要用的东西,庄恕很用心的问他要不要这个,要不要那个,季白好像有点走神,心不在焉的答应着。

“我去结账,你先出去等我吧。”

“啊,噢,好,那我在外面等你。”

季白飞快的从无购物通道溜了出去,偷偷摸摸来到无人售货机前,看着这些东西,不禁耳尖一红,有些犹豫。

管他呢,我已经二十五岁了,也不小了,是时候干点成年男人该干的事了。于是,季白在庄恕结账的最后几秒买了必需品,心虚地揣进兜里。

“干什么呢,偷偷摸摸的。”

“没什么,”季白装出很坦荡的样子,“我们走吧。”

庄恕看他走在前面,也没多想,跟了上去。

 

他们开车来到郊区的山脚下,天已经黑了,季白拿出事先租好的帐篷,就一个,双人的。

“你就租了一个?”庄恕看着眼前的双人帐篷,不知道自己是该装矜持还是还顺应心意。

“怎么,庄教授还嫌弃我不成。”季白的态度很明确,要么睡一起,要么天为棉被地为床,看着办吧。

“不不不,我怕你嫌弃我。”庄恕狂喜,但很快平静下来,心里突然生出一份责任感。他下定决心,要一步一步追求他,在此之前绝不会做出格的事,他也想要季白怦然心动。

然而季白想的是,孤男寡男,干柴烈火,总会有点什么的吧。庄恕比自己大,应该会主动的吧。就算他不主动,没关系,我主动行了吧。至于庄恕喜不喜欢自己,管他啊,季白只要明白自己喜欢他就行了。

 

两个人搭好帐篷,坐在河边吃了些东西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。

“老庄,你知道吗,人去世之后就会化作天上的一颗星星,在你经历黑暗的时候默默守护你,尽管自己的力量很薄弱,但每天晚上,从不缺席。”季白抬头看着夜空,语调平缓,像是在给孩子讲故事。

庄恕没说话,但也抬起头看着。他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妈妈和妹妹,她们也是这样守着自己的吗?不会的。妹妹被自己弄丢了,妈妈也去世了。

在这偌大的世界里,自己如同一颗小小的尘埃,不知疲倦地飘着,毫无方向,毫无目的,毫无依靠。

“梓夕去世了。”季白又开口,“她死于家族的斗争。财产,地位,权利,这些没有生命的东西竟能夺走生命,是不是很可怕。”

“可怕的不是这些,是人心。家人又怎么样,你不能强迫所有人都爱你。”

“我唯一知心的朋友不在了,还会有人爱我吗?”

“会的,这个世上总有人,会抛开一切,不远万里奔向你。”

“那你呢?”季白看着庄恕,隐约有泪光闪动的眼中包含了很多情绪,忐忑,期待,还有怕。他怕庄恕会不爱他,会狠心拒绝他,或是巧妙的躲过。“庄恕,你会不远万里,奔向我吗?”

庄恕摇摇头,扯了下嘴角,“也许这是我一生,唯一一次得上天垂怜,”庄恕迎上季白的目光,“让我不用不远万里的奔跑,就能遇到挚爱。”

泪水终于受不住地心引力,急不可耐地想要拥抱土壤。

庄恕终于能将季白拥进怀里,满含怜惜地吻掉他眼角的泪水。“想哭就哭吧,在我这,你不必太过坚强。”

庄恕低沉的嗓音仿佛季白的救命稻草,他终于有借口可以脆弱一点了。这一年多的时间,季白经历了太多,家人的不支持,队长的殉职,朋友的离世,他用大量的工作麻痹自己,不给自己闲下来的时间。

在这钢筋混凝土筑起的冰冷城市中,庄恕是他唯一的暖。

 

季白哭湿了庄恕的肩膀,累得昏昏欲睡。“去帐篷里睡吧,别受凉了。”季白连滚带爬的进了帐篷,等庄恕将帐篷外的东西收拾好,季白已经睡着了。他轻手轻脚地钻进去,把季白的外套脱下来,一抖,从兜里掉出来一个小盒。

杜蕾斯。

这小孩,准备的还真充分。庄恕哭笑不得,自己是个医生啊,他觉得自己会在这种地方做这事吗?

庄恕低头吻了吻季白的额头,那人皱了皱眉头,显然已经睡熟了。

庄恕在他身边躺下,侧过头看着他安静的睡颜。在已经活过的三十一年里,庄恕曾无数次怨恨命运,但遇见季白之后,他才明白,之前的运气,全部攒来遇见他。

一颗孤独的尘埃,终于找到了他的归宿,于是,落定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三儿啊,你忘了自己想干什么了吗?都被老庄发现啦!

悲剧的医学生要考试了,系解请爱我一次!就一次!


求百度云 陈亦度 季白 明诚 赵启平12 唐川 范川 李熏然
庄恕 谭宗明12 贺涵 明楼 凌远 黄志雄荣石
emmm,我知道多了点,但自己苦苦找了好久,链接都失效了,求小伙伴们帮帮忙,谢谢啦
占tag抱歉

【庄季】故事与他 3

为我大庄季打call!助力庄季c位出道!

字数:2168

前文点我

-----------------以下正文------------------

庄恕坐在床上发愣,手机铃声将他拉回现实,是陆晨曦。

“庄恕!快回医院来!大型车祸!”

“好,马上到。”挂了电话,庄恕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和洗漱用品,就立刻出门了。深夜,楼道很静,他按了电梯,顺便看了一眼对面紧闭的门,仿佛能听见卧室里熟睡的人发出的呼吸声。明早也没饭吃的可怜小孩,人民需要我啊。庄恕的嘴角微微一扬,进了电梯。

 

季白今天休息,睡到了自然醒,但也没有太晚。他躺在床上,像所有这个年纪的年轻人一样,先摸到手机划拉两下。他看到了庄恕发的微信,时间凌晨四点半:医院有急事,你明天早上记得吃饭,楼下有家粥屋不错,你可以试试。

其实季白并没有庄恕活的那么精致,早饭这种东西,有就吃,没有就不吃。但他还是听了庄恕的话,下楼吃饭。

医院有急事,庄恕应该也没吃饭吧。季白想着反正自己今天休假,就打包了一份早饭,开车去找他。

 

“请问,庄恕庄大夫在吗?”季白穿过一群星星眼的小护士,找到了正躺在办公室沙发上休息的庄恕。他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,拄着下巴盯着庄恕。庄恕双手抱在胸前,脑袋外向外侧,正好是冲着季白的方向。季白看着他,想到了昨晚系着深蓝围裙在厨房包饺子的身影。季白听着他轻微的呼吸声,也不叫醒他,任由早饭放在那里渐渐失了温度。

“看清我长什么样了吗?”庄恕没睁眼,但上扬的嘴角出卖了他,季白刚进来的时候他就醒了,他能听出来,季白拿了什么东西给他,被放在桌子上,然后搬了把凳子坐在对面,声音很轻,像是怕吵醒他。天知道庄恕费了多大的劲才忍住没笑出来,看得出来,这小孩至少不反感自己。

嗯,有机会。

 

“啊,我看你,你睡着,估计挺累的,就没叫你。”季白的耳尖又红了,庄恕发现他的耳尖特别容易红。年轻人啊,你知道自己有多好看吗。

“你刚进来时我就醒了,”庄恕从沙发上坐起来,一双含笑的眼盯着季白看,“这应该就是心有灵犀吧。”

“你学医的还信这个,只不过是你在工作状态中睡眠浅罢了。”

唉,没撩到,这小孩神经有点粗啊,看来以后要多撩几次。庄恕笑笑,站起身来走到桌子旁,吃早餐。

“哎,你怎么知道我是给你买的。”

“不然呢,你放弃自己的假期跑到医院,就为了看我在沙发上睡觉?”庄恕边吃边说,“如果真是这样,我情愿请你吃一辈子饭。”

老不正经。季白想。

“庄恕,你还有一台手术,别睡……”陆晨曦推门进来,看见有人,“这位是?”

“我是他邻居。”季白说,“既然你还有工作,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“哎,等等。”庄恕拉住他,站在他身侧说,“外面热,别等公交了,打个车,我管报销,不能白让你给我带早饭啊。”

季白看着献殷勤的庄恕,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,“好,报销啊。”说完一个潇洒的转身,出了办公室。庄恕隐隐觉得自己钱包一紧。

 

“有情况啊老庄,谁啊这是。”陆晨曦把胳膊肘搭到庄恕肩膀上,一脸八卦的凑过来。“我警告你别乱传啊,八字还没一撇呢。”庄恕嫌弃的把她胳膊从肩膀上挪走。

“什么时候认识的啊,怎么从来没见过呢。”

“昨天。”

“我去,可以啊,平时见你生人勿近的,没想到一把年纪还学年轻人玩儿一见钟情啊。”

“谁玩儿了,我是认真的。再说了谁一把年纪了。”庄教授傲娇的俯视她,“有功夫八卦还不如去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省得陈绍聪老跟我抱怨你不帮他。”

 

庄恕一台不大不小的手术做完出来,衣服也不换就坐在长凳上翻微信,果然有季白的消息,一张图片,一句话。

“庄教授说好报销的。”

庄恕一看,合着这是整他呢。

“你去哪了,打车打了四百多块。”对方秒回,“感受了一下郊外的风景,你就说报不报吧。”

“报,当然报。”庄恕无奈的笑了笑,这小孩看着人畜无害,有点蔫儿坏啊。

庄恕转了五百块过去,“多出来的去吃饭,晚饭我会回家做。”

“好。”

 

下午,季白睡午觉醒来,坐在电脑前看案件资料。缅甸的那个团伙有出来活动了,他向局长请示,要成立专案组前往云南,他要亲自抓住这群人,这样才对得起队长,对得起那些殉职的同事。局长只回了两个字,不行。季白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,你不让我去,那我就要优秀到非我不可。

庄恕下班回家,把饭做好后去敲对面的门。季白穿着睡衣,趿拉着拖鞋过来开门,看见庄恕系着围裙站在门口。“饭好了,吃饭去。”

季白突然觉得心里有点酸,什么也没说就跟过去了。

坐到饭桌前,庄恕看出来他情绪不对,也不问,默默地给他夹菜。“庄教授,你觉得我做刑警对吗?”

“这有什么不对的,只要你想,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“可我的家人都不支持我,我做刑警一年了,但我根本就不能正常工作,我爷爷跟我们局长打过招呼,只要是有可能受伤的任务都不让我去,我感觉自己在警局就像个寄生虫一样,什么也不干,工资照拿。”

季白的声音里透着一点委屈,庄恕强忍着把他圈进怀里的冲动,放下筷子认真地看着他,“季白,我还是那句话,做你自己就好,你不需要揣测别人的想法,你只需要努力提升自己,当这些任务不得不找你去完成时,任何人就都无法干涉你了。”庄恕拿起筷子,又说,“还有,别叫我庄教授了,怪生疏的。”

“那我叫你什么,庄哥,”季白靠在凳子上盒盒地笑起来,“从来都是别人叫我哥,我叫你老庄吧。”

“好,随你。”

 

吃完饭,季白提出要洗碗,庄恕拦着不让,非说要一条龙服务。季白没事干,就靠在厨房门槛上看庄恕洗碗,他承认,他心动了。

这是他离开家以后,第一次感受到平凡的满足。或许是几顿饭,或许是几句温言安慰,又或许是庄恕无条件的支持,季白感受到心被填满的温暖。

那是被爱。

他觉得自己何其幸运,能被人爱。特别是,能被庄恕爱。

【庄季】故事与他 2

感谢看过前文的小可爱和正在看文的小可爱,因为有你们我才有动力(〃'▽'〃)

前文点我

--------------------以下正文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一年后。

       庄教授还是那个庄教授,每天查房,手术,勤勤恳恳。

       可季警官就不一样了,这一年他变得太多,变得稳重,踏实,不再张扬。这一年里,他第一次直接感受到对死亡的恐惧,不是怕死,是害怕失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庄恕下班回家,就看到邻居家在搬来搬去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们小心一点啊,那个是玻璃的。”新邻居在指挥搬家工人。

       听到声音,庄恕的心跳波动了一下,脑海里几乎是立刻想到了那双流光的眼。他悄悄地将插进一半的钥匙退出来,微微侧过身,用余光扫了对面一眼,确定对方没有发现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要不要打个招呼,打招呼的话说点什么呢,毕竟自己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嗨,你住对面吗?我是你邻居,我们见过的。不行不行,万一人家不记得呢,不对,他肯定不记得。

       嗨,你是新搬来的吗?我是你邻居。哎,我们好像见过诶。不行不行,像是酒吧里的小流氓一样。

 

       季白一回头,就看到对门站着个人,也不开门,钥匙攥在手里,对着门念叨。他看着人,觉得有点眼熟,想不起来在哪见过。他走过去,直到站在庄恕身后,对方都没有发现他,依然对着门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   “这位同志,你需要帮助吗?”

       庄恕正在纠结如何发起一个不尴尬并且可持续的对话,突然听到那人的声音在自己身后响起,吓得一个转身,后背直接撞到门上,咚的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,你别害怕,我不是坏人。”庄恕当然知道他不是坏人。他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,假装很冷静的开口,“嗯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季白越来越觉得这人眼熟,“我们,是不是在哪儿见过?”

       这不是我的台词吗,庄恕心想,还好刚才没有说出口,要不然对方不记得自己不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是的,我们见过。一年前,在仁合医院,我还帮你处理了伤口。”庄恕用他自认为最低沉迷人的声音,缓缓说到。

       可对方好像并不在意,用同样低沉迷人的声音说,“啊,你就是那个医生啊。我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既然我们之前见过,现在又做了邻居,不妨让我们正式认识一下。”庄恕伸出手,“你好,我叫庄恕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季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季白。

 

       两人简单认识之后,就各自回家了。庄恕关上房门,靠在门板上平复了一下被极力掩饰的激动情绪。他叫季白,不错,和自己挺配的。

       笃笃笃。庄恕开开门,发现季白有些窘迫的站在门口。“那个,庄大夫,我刚搬来,家里没饭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季白就像只求收养的猫,不会对你撒娇摇尾巴,只是看着你,你就会迫不及待的给它一个温暖的家。庄恕看着季白微红的耳尖儿,嘴角向上一扬。

       好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,反正我也是一个人,进来吧。”季白走进房间,环视一圈。房子格局跟自己的是一样的,至于装修风格和摆设,嗯,独居男性,没有伴侣。

       “坐吧,我去做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帮你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好。包饺子,会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巧了,就这个不会。”季白无奈的耸耸肩。

       庄恕看着他的样子,笑了一下,“也巧了,我特别会。”他转身拿过围裙给自己套上,边系带子边说,“你去客厅看会电视,我这儿一会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季白没办法,只得从命。

 

       饺子好了,非常接地气的韭菜鸡蛋馅。他们聊了很多,季白觉得庄恕真的有魔力,他让自己有一种想倾诉的感觉,让自己想将所有的烦恼、委屈、不愉快全部说给他,然后换来他的安慰。

       他将这一年中发生的事情讲给庄恕,他的队长,死在一次缉毒行动中。“抓捕云南的跨国贩毒团伙的时候,行动小组中出了内鬼,队长他们的住处被安放了炸弹,那是郊外的一幢小房子,爆炸之后消防没能及时赶到,整个行动小组全部葬身火海,包括内鬼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季白说着,抬头发现庄恕正看着他,眼神温柔,满含宽慰。季白突然想到家,那种丈夫和妻子琴瑟和鸣,温暖而舒适的家。庄恕这么温柔的人,能成为他的妻子一定很幸福吧。

       “现在,我终于成为了队长那样的人,稳重,成熟,一丝不苟,”季白低下头,“你说,他会高兴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会的。但我觉得你队长更希望你成为你自己,他不会希望你成为任何人,做你自己就好。”庄恕的声音不大,但很有力量,这种力量直入季白的心脏,他心里的某处被触动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季白回到家,躺在床上给庄恕发微信:庄教授,今天麻烦你了,改天有空我请你吃饭。对方秒回:不麻烦,早点睡,晚安。

       季白的微信头像是一个穿警服的背影,庄恕看了一会儿,心满意足。睡觉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妈妈是个渎职的护士!你不要再来找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庄恕从梦中惊醒,一身冷汗。他梦见季白,梦见季白没有选择相信他,而是跟随大众的眼光,狠心地让庄恕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庄恕抓了抓头发,狼狈地坐在床上,眼眶微红,像是还没有从噩梦中醒来。季白会相信他说的吗,他是刑警,他应该追求真相的吧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三哥:那个,庄大夫,我没饭吃⁄(⁄⁄•⁄ω⁄•⁄⁄)⁄

老庄:他好可爱,他好乖,好喜欢他啊(♡∀♡)

一年后

老庄:三儿,你变了,现在一点都不可爱T^T

三哥:可爱并不是长久之计,可爱我是( • ̀ω•́ )✧

老庄:好好好,爱你(*´▽`*)

【庄季】故事与他 1

终于动手写点东西了,有点小激动,初次尝试,欢迎提意见,谢谢ヽ( ̄▽ ̄)ノ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以下正文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年龄设定:庄恕30岁  季白 24岁

 

       炎热的夏天,蝉还在树上半死不活的叫着。所有人都被热的没了耐心,永远衣冠楚楚的庄教授也不例外。此时,他正被几个无理取闹的病人家属堵在通道,白大褂敞着,衬衣上隐约可以看见汗渍,几缕头发散在额前,看起来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个医生怎么这样啊,不会好好说话啊!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跟您说过很多遍了,是病人自身的问题,我的治疗过程没有一点错误,请您不要再纠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这些家属估计就是来讹钱的,见庄恕不买账,有几个男的就开始砸东西。其中一个抓起一把手术剪,冲着护士台的小护士乱挥。庄恕赶紧报jing,整个医院大厅乱成一团。

 

       季白坐在办公桌前,盯着往年大案的资料发呆。他来jing局已经一年了,这一年风平浪静,就算有风浪也轮不到他这个刚毕业的毛头小子。队长说要磨磨他的性子,还真就把他磨得一点办法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“季白,到你表现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队长!有案子可以交给我吗!”季白腾的一下从椅子上弹起来,两眼放光。

       “案子没有,医闹倒是有几个。去吧,带上赵寒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季白撇了撇嘴,小声嘟囔,“我就知道,我只是个打杂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说什么呐,季老爷子把你托付给我,我要保证你的安全啊。快去吧,要不然连医闹都跑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季白带人来到仁合时,看到的就是一片狼藉的医院大厅和张牙舞爪的医闹们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许动!jing察!”

       医闹们一看jing察来了,瞬间收了手,扭头就跑。季白的反应比他们更快,跑了两步就抓住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庄恕看着这个冲进来的jing察,扭着抓住的人往jing车上走,心中忽然升起一阵安定的感觉。那人看起来很年轻,饱满的额头上淌着汗,一双眼里仿佛有光要溢出来。啊,他笑了一下。很得意嘛,小jing官。

       庄恕觉得碰到这样一个人,简直是这糟糕日子里唯一的幸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请问……”,季白看着眼前这个医生,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他居然在笑。不会被吓傻了吧,现在医生的承受能力这么差吗?

       “你,你叫我?”庄恕回过神来,发现那双流光的眼正用一种难以言表的眼神看他,他才想起来回话。

       “对,是你报的jing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啊,是,是我。”庄恕这才想起整理一下自己的仪表,伸手抻了抻有些褶皱的白大褂,把扣子系上,终于把自己调整回了工作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“待会儿会有其他人来询问案发过程,请您稍等一下。”季白特别官方的在走程序,说完话打算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“哎,等等。”庄恕一把抓住季白的小臂,季白被吓了一跳,几乎是瞬间转过头来,庄恕立刻松开手,他可扛不住过肩摔。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,还有事。”季白尽量控制自己的暴脾气,毕竟为人民服务嘛,应该有点耐心。

       “警/官,我想你应该先处理伤口。”庄恕用眼神示意了一下,季白看向自己的右臂,果然有一个不大不小的伤口。

       “啊,没事,我自己弄一下就行。”季白刚要走,又被庄恕一把抓住。这次庄恕没有松手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行,现在天气这么热,一出汗很容易感染,就是简单处理一下,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。”庄恕拿出医生不容置疑的口气,来劝说这个不听话的病人。

       “噢,好。”季白此时就像一个做坏事被家长抓包的熊孩子,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,冲庄恕眨呀眨。这个人会魔法吧,怎么就愿意听他的呢?

       真是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“咳,那个,走吧,清创室。”庄恕有点慌,不去看他,带季白去处理伤口。这个年轻人啊,真是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清创完毕,季白走了。庄恕这才想起来,连人家姓什么都不知道。他自嘲的一笑,都多大的人了,还会有一见钟情的机会么。

       季白回到局里,受了队长的一个口头表扬,撇撇嘴装作不在意,就又一头扎进大案资料里,只露出一个微红的耳尖。他看着手臂上的绷带,想到了那个莫名其妙的医生,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生活总能让你碰到一些有趣的路人,叫卖的大叔,接孩子的阿姨,健谈的出租司机,以及易受惊的医生。

       两人只当自己生命中走过一个过客,他们在各自的轨道上快速前行,但命运不甘于此。虽然缘分这个说法很俗套,但有时又不得不把它搬出来解释一些神奇的相遇。就像庄恕和季白,有缘人嘛,就该相遇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感谢看完的小可爱们,第一篇试水,有点短,以后会增字数的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