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月光你好

被医学折磨的苦逼大学生。
何以解忧,唯有楼诚。

【谭赵】对的人

这应该是这个系列最后一篇了,感谢喜欢这个系列的小可爱们,爱你们哦。

世间事系列:一 庄恕,我爱你  二 我不曾爱过你  三 爱情不停站  四 余生有你

也可以戳下面的tag,建议结合前文一起食用。

---------------以下正文-------------

 

庄恕没有握谭宗明的手,那枚戒指在他看来格外刺眼。谭宗明也不尴尬,不紧不慢地收回手,左手依然和赵启平握在一起。

“庄先生想说什么?”谭宗明摆出他商业化的微笑。

“我说了,我不想和你说话。”

“巧了,我也不想和你说话。平平,我们走。”他牵着赵启平,从庄恕身边走过去。

庄恕转身,一下拽住赵启平的左手腕,“启平,我真的就说几句话。”

“庄先生,请你放手。”谭宗明冷冷的说,“他现在是我的合法伴侣,我有义务保护他不受其他人的骚扰。”

赵启平站在两人中间,大脑完全宕机。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任凭两人一人一只手的抓着他。

“平平,你先去车上等我。”谭宗明把赵启平的另一只手夺过来,放在手心里揉了揉。

“好。”赵启平低着头,不看庄恕,逃似的出了门。

“启平!”庄恕想追上去,结果被谭宗明拦住。“谭总,只是说句话而已,犯不着赶尽杀绝吧。”

“真对不起,庄先生,我就是想赶尽杀绝。”谭宗明的商业微笑已经变成了冷笑。

庄恕握紧拳,“谭总,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“我不想和你拐弯抹角,就直说了,”谭宗明冷着脸,“庄先生,我希望你能认清现实,赵启平现在已经和我结婚了,不要再有什么其他想法了。”

“你是在和我炫耀吗?”庄恕愤怒地瞪着谭宗明,语气充满了不屑,“你有什么好炫耀的,不就是砸钱吗?你有钱了不起啊!谁知道你在外面是个什么鬼样子!现在装的一本正经,把启平哄的死心塌地的,等到哪天玩儿腻了,再一脚把他踢开?还是家里一个,外面一个?”

“庄先生,你根本就没发现你的问题在哪儿。你觉得他会和我在一起是因为我有钱吗?”谭宗明忍着怒火,尽量压低自己的嗓门,“你知道他究竟想要什么吗?你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吗?你关心过他的感受吗?你没有。”

 

庄恕说不出话,耳朵都憋得通红。谭宗明继续说,“就是因为你,他变得患得患失,他好几次在半夜哭的醒都醒不过来,醒来后就缠着我,让我一遍一遍地告诉他我爱他,这都是拜你所赐!”

谭宗明终于压不住火,冲他吼了出来。他想起那些夜晚,想起赵启平通红的双眼和止不住的泪,心里就狠狠一疼。

“你只觉得你自己不容易,你需要人来爱,可你想过他没有,当他知道你的那些事的时候,他是什么感觉你想过没有!他只是一个无辜的,全心全意爱你的人,而你居然为了逃避自己的内心,就浪费他的感情,现在居然还奢望他能原谅你,真是可笑!”

“你跟他认识才一年多,你以为你很了解他吗?我们之前可是朝夕相处,我都不敢说自己完全了解他,你凭什么来指责我!”

“就凭我敢说我爱他!他明里暗里给你表明了那么多次心意,你回应过他吗?你只是一次一次的逃避,一次一次的让他的爱石沉大海!”谭宗明恨不得一拳砸在他脸上,也顾不得什么风度了,像一只发怒的虎,冲着庄恕露出尖锐的牙齿。

“既然你爱他,那就好好对他。”庄恕软了语气,“拜托你告诉他,我也是爱他的。我当时……真的是无法做出选择,才……”

“我不想听你为自己辩解,我想他也不想。我们还有很多事没做,就先告辞了。”谭宗明没有再多说一个字,径直走出教堂。

 

 

庄恕走出教堂,火红的跑车烫得他双眼模糊。他上了车,像他们的反方向开去。

谭宗明坐在车里,偷偷注意着赵启平的情绪。“平平。”

“嗯?”赵启平的声音很轻,他强忍着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,他不想让谭宗明觉得自己还对庄恕有感情。

“你还好吗?”

“嗯,还好。你们说了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我只是告诉他,他到底输在哪里。”

“老谭,我对他……”

“平平,你不用解释,我相信你。”谭宗明停下等红灯,看向赵启平,骄傲的说,“我知道,你现在只爱我,对吧。”

“你怎么这么自信。”赵启平被他逗笑。

“我当然自信,因为我足够爱你。”谭宗明没有笑,极其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,“平平,我们现在是合法伴侣,所以我唯一能做的事,就是爱你,我会一直爱你,就像誓言说的,无论贫穷还是富有,健康还是疾病,我都会一直爱你。”

赵启平没有说话,默默握住谭宗明的手,感到无比安心。

“不过,如果我真的变穷了,破产了,”绿灯亮了,谭宗明发动车子,语气有些可怜兮兮的说,“你就赶紧再找一个有钱的,我可不想让你跟着我过苦日子。”

“说什么呢,”赵启平又笑了,语气也变得轻松了,“就算你变穷了,我还是会爱你的,只要我们在一起,日子就不苦,到时候我们就一起吃雾霾,喝露水,穷有穷的过法嘛。”

谭宗明也笑了,“我怎么能让你吃雾霾呢,就是砸锅卖铁,也得让你吃上馒头啊。”

他们都笑了,心里的不愉快也都抛到了脑后,他们还有很长的日子要过,未来还很美。

 

庄恕回到家,坐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愣。为什么?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

他想到了季白,想到了季白躺在他怀里告诉他:找个人照顾自己。

他终是失了这个人。

算了,只要他过的好,就好了。

 

 

赵启平和谭宗明回国后,在离医院近的地方买了套公寓,作为他们的家。

赵启平又加班了,出手术室已经是将近十二点。他看见手机上谭宗明给他打了三个电话,想着他估计已经睡了,就没回,换了衣服准备回家。

他刚走出医院门口,就看见谭宗明坐在医院门口的长椅上,脑袋一沉一沉的,手里还攥着手机。赵启平突然觉得深秋的风都变暖了,还有一股甜甜的味道。

“老谭,醒醒,我们回家了。”

“平平……你下班了……”谭宗明还坐在椅子上,伸手抱住赵启平的腰,把脸埋在他肚子上。

“对啊,我下班了,”赵启平摸摸他的后脑勺,“等多久了,看你困的,怎么不去我办公室等啊,再着凉了。”

“我不是怕影响你工作嘛。”

“那你就先回家呗,反正离得这么近,我走回去也没多远。”

“我想你嘛,我自己在家就更想你了,”谭宗明居然在撒娇,“我想在你下班后第一时间见到你啊。”

“现在见到我啦,我们可以回家了吧,”赵启平把他从自己身上扒下来,“老谭乖,快点回家了。”

“那你亲我一下,亲我一下我就走。”谭宗明闭着眼仰起头。

赵启平俯下身,在谭总明的嘴上啄了一下,“好了,走吧。”

谭宗明站起身,牵着赵启平往回走。

 

回到家,赵启平累的往沙发上一瘫,动都不想动。

“平平,快去洗澡,洗完睡觉了。”

“老谭,我好累啊。”

“累就别洗了,明天早上起来洗。”谭宗明把他从沙发上抱起来,低头吻住他。

赵启平也搂上他的脖子,认真的回应着。

“你真是个宝贝。”谭宗明感叹到。

“所以呢?你想怎么样?拿着宝贝去换钱吗?”赵启平调皮的眨眨眼。

“说什么呢。”谭宗明在他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,“都说是宝贝了,怎么能把你给别人。”

“那你会有别的宝贝吗?”

“当然不会,我只有你。我会永远爱你,你就算想逃也逃不掉的,你必须是我的。”

谭宗明将他抱进卧室,相拥而眠。

 

 

“赵儿,下班了?”陈绍聪跟赵启平打招呼。

“嗯,下班了。”

“呦,让我看看你这手上是啥呀,诶呀妈呀,这闪的,霸道总裁就是不一样,出手就是大方。”陈绍聪拽着赵启平的手来回看。

“怎么,羡慕啊。羡慕就努力赚钱吧,别整天吊儿郎当的。”

“平平,下班了?”谭宗明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陈绍聪身后,嘴里和赵启平说话,眼睛却死盯着陈绍聪抓着赵启平的手。

“平平?谁啊,叫的这么……”陈绍聪回过头,看见谭宗明盯着他,吓得一身冷汗,赶紧松开赵启平的手,“那什么,谭总,我,我还有事,先走了啊。”

“再见,陈大夫。”

谭宗明笑得陈绍聪毛骨悚然,“不不不,还是别了。”

“老谭,你别逗他了,走吧。”

“哼,谁让他摸你手的。”谭宗明一脸不悦,“你还不躲,就那么由着他看来看去。”

“怎么,吃醋啊。”赵启平觉得吃醋的谭宗明有点可爱,想起陈绍聪说谭宗明是霸道总裁,觉得好笑,就笑了出来。

“你笑什么?我在生气诶,惹我生气很开心?”

“没有,就是突然想起来,陈绍聪说你是霸道总裁来着。”赵启平拉住谭宗明的手往电梯走。

“我很霸道吗?”谭宗明一脸正经地发问。

“不是,”赵启平笑得更欢,“一般言情小说不都是这样写的吗,霸道总裁爱上我?”

“哦?那一般小说里都是怎么写我这种人的?”电梯里人太多,他们干脆走楼梯下去。

“嗯……大概就是看上谁了之后,将她壁咚在墙上,很霸气的说我喜欢你,然后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直接吻上去……哎!你干嘛!”赵启平突然被按在楼道的墙上,“你别闹,一会有人来了怎么办。”

“来就来呗,我不能对不起我霸道总裁的身份啊。”谭宗明俯视他,将他的双手按在头顶,“怎么样,是这样吗?”

“是是是,快放开我吧,被人看见像什么样子。”

“我不,我们已经结婚了,什么不能做。”谭宗明凑近他的唇,“现在,霸道总裁要吻你了,准备好了吗?”

“我……唔!”

谭宗明没等他把话说完,直接吻了上去。直到赵启平的双唇微微泛红,谭宗明才放开他,换单手抓住他的手腕,腾出一只手在自己的嘴唇上抹了一下,“你还敢咬我,小说里写了霸道总裁会被咬?嗯?”

“没有啊,”赵启平那种恃宠而骄的表情又露出来,“谁让你强吻我的,咬你都算轻的,对付你这种流氓,就该冲着你胯下顶一下,让你再耍流氓。”

“那你顶吧,我不躲,”谭宗明凑到他耳边,用气声说,“顶废了看你以后用什么。”

 

 

霸道总裁去应酬了,留小赵医生自己一个人独守空房。赵启平坐在沙发上抱着零食看电视,听见了钥匙开门的声音,赶紧踩着拖鞋去开门。

“平平……我回来了……”谭宗明一身酒气地抱住他。

“诶呦,你这是喝了多少啊。”赵启平把他的西装外套脱了,架着他往里走。

“平平……我好想你啊……平平……你都不来接我……让我一个人等司机等到现在……”

“想让我接你你也要给我打电话啊,不然我连你在哪儿都不知道,怎么接你啊。”赵启平把他放到沙发上,想去给他倒杯水,结果被一把抓住腕子扯了回来,直接坐在谭宗明腿上。

“平平……你干嘛去啊……我强打着精神回家,你就把我丢在这儿啊……”谭宗明把脑袋埋在赵启平颈窝,语气里充满委屈,像个受了欺负的小朋友。

“老谭乖,我去给你倒杯水。”

“我不要,我不要喝水。”

“那你渴了怎么办啊,就干渴着啊。”赵启平摸摸谭宗明的脑袋。

“渴的话……就……”谭宗明抬起头,眼神迷离的看着他,缓缓向他的嘴唇凑过去,张嘴含住那两片柔软,轻轻地吮吸他的唾液。

赵启平搂上他的脖子,乖巧地迎合着他。谭宗明口中的酒气让赵启平都有些醉了,他们动情的吻着,谭宗明的大手伸进赵启平的睡衣里,轻轻摩擦他腰上的皮肤。

“嗯……老谭,我们去卧室吧。”

“不,我就要在这儿。”谭宗明把赵启平压在沙发上,离开他的嘴唇去吻他的喉结。谭宗明的动作越来越轻,像是怕把他碰坏似的。

“平平……我好爱你啊……我真的特别爱你……”谭宗明趴在赵启平身上,胡乱的说着这些话,然后就,睡!着!了!

赵启平哭笑不得,伸手推他,他竟然还打起了呼噜!好不容易从他身下脱身,看看自己身下微微抬头的欲望,心里骂他一句,把他翻过来,让他仰面躺在沙发上,戳戳他的脑门。

“你今天就睡沙发吧,撩完就跑,什么人啊。”赵启平去浴室冲了个凉水澡,进屋睡觉去了。

 

 

谭宗明被渴醒了,他的嗓子干得冒烟。睁开眼,发现自己睡在沙发上。他隐约记得昨天好像喝了不少,难道赵启平生气了?罚自己睡沙发?

他从沙发上下来,去厨房喝了两口水,进卧室躺在床上,伸手捞过赵启平。赵启平被吵醒了,但是破天荒的没有起床气,转身搂上谭宗明的脖子。

真的只是个车轱辘

 

谭宗明从洗手间出来,欲望已经手动疏解了,躺回床上重新抱住赵启平。

“老谭,你这又是何必呢。自己不难受吗?”赵启平有些心疼。

“难受啊,”他亲亲他的发顶,“但是你昨晚不是也很难受吗,我这是在换位体会你的痛苦,保证下次不会再犯。”

“老谭,你这样下去真的会把我惯坏的。”

“惯坏了就惯坏了,大不了我惯你一辈子就是了。反正我比你大这么多岁,就拿你当孩子养好了。”

“你怎么这么好啊。”赵启平在他面前,就像个小孩子一样,缠着大人撒娇。

“因为我爱你啊,我也要时时刻刻,清清楚楚地告诉你,我爱你,平平,我很爱你。记住了吗?”

“嗯,记住了,我也爱你,老谭。”

 

在这个钢筋混凝土筑起的城市中,人人都谨小慎微,生怕引来他人异样的目光和鄙夷的嘲讽。而他们,就像两块同极磁铁,克服巨大的阻力,只为能够抱在一起。是爱,让他们在诺大的宇宙中找到彼此,不管之前经历过什么艰难险阻,命运总会安排他们相遇,而一旦相遇,就不可能再分开,这就是对的人。


评论(7)

热度(8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