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月光你好

被医学折磨的苦逼大学生。
何以解忧,唯有楼诚。

【谭赵】梦魇

短小一更。来自一个深夜被噩梦吓醒的孤独患者。

我也不想发刀的,无奈深夜负能量爆棚,请不要打我,谢谢各位。

------------以下正文------------

 

“赵启平,你太任性了!我需要的是爱人,不是儿子!”

 

“赵启平,我们分手吧。”

 

“赵启平,我不爱你了。”

 

不,不要,谭宗明,不要离开我。

赵启平一直在流泪。

求求你,不要离开我,我会改的,我会听话的,别不要我。谭宗明,别不要我。

谭宗明,我不能没有你。

赵启平蹲在地上,抱着膝盖失声痛哭。

 

谭宗明冷冷的看他一眼,没有任何留恋的离开了他们的家。

 

不,你别走,你走了我就没有家了,你走了就没有人爱我了。

赵启平站起来追出去,电梯刚刚关上。他疯狂的奔向楼梯,只有一个念头:他不能没有谭宗明!

啊!

他脚下一空,从楼梯上摔了下去。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全是血。

我是不是要死了。流这么多血,怎么也觉不到疼。死就死了。没有他,死就死了。



 

 

“平平,平平,宝宝,怎么了?醒醒。”谭宗明看着身旁蜷缩成一团的人,赶紧伸手抱住他,试图叫醒他。

“谭宗明!你别不要我!我求你了!你别……”赵启平睁开眼,泪眼模糊中看见谭宗明的脸,急忙死死的搂住他的脖子,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,“你别不要我……”

“说什么傻话呢,我怎么会不要你呢?”谭宗明极尽温柔的轻声哄着,“我不要谁也不能不要你啊,别哭了,我心疼。”

“你不要走,你别不要我,你别不爱我。”赵启平仿佛没在梦里醒过来似的,翻来覆去就是这几句。

“好,我不走,我爱你,我会一直爱你。”谭宗明只能顺着回答着他,“宝宝,不哭了好不好,好宝宝,乖宝宝,我会永远爱你的。”

 




 

疼。很疼。

额头疼,心更疼。

赵启平睁开眼,医院雪白的墙壁刺痛了他的眼睛。

他重新闭上眼,两行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。


End.

评论(11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