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月光你好

被医学折磨的苦逼大学生。
何以解忧,唯有楼诚。

【谭赵】【庄赵】爱情不停站

《庄恕,我爱你》后续的后续

这次不虐了,真的。emmmm...但是庄赵be了。

没关系,还有老谭嘛。

建议结合前两篇食用  庄恕,我爱你  我不曾爱过你

------------------以下正文----------------

 

赵启平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,风一吹,酒的后劲反而显出来了。他步履不稳的晃着,就连前面路口出现的车也没有躲闪。

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刺痛了他的耳膜,那辆车在离他不到五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。他站在车前,被车灯晃得眯了眼。

“你没事吧?”谭宗明从车上下来,慌忙地检查人有没有受伤。

赵启平看见了庄恕。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喝多了,顿时浑身卸了力,腿一软就要摔在地上。

“哎!怎么回事?”谭宗明赶紧扶住,就闻见了赵启平一身的酒气,心里明白了,这是喝多了。

“先生,先生,你家住哪啊,我好送你回去啊。”谭宗明晃晃他,没醒。

他没辙了,又不能把人扔这儿,只好塞进车里,送到酒店。

 

赵启平是在酒店的豪华套房醒来的,他坐起来,看看自己的衣服,还在。怎么回事,怎么睡到这儿来了?

“您好,请帮我查一下2401房间是谁开的。”

“好的。”前台小姐查了登记册,“是谭宗明先生。”

“谁?”赵启平不可思议的问。

“谭宗明先生。”

“好,谢谢。”

谭宗明,不是那个晟煊老总吗?他给自己开了个房?我的天,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

 

赵启平到了医院,一路上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。直到谭宗明坐在他面前,以病人的身份。

“你是医生啊。”谭宗明别扭的坐在凳子上,心想这医生也不知道靠不靠谱。

“对……对啊。”赵启平也是无奈,这世界好小,“你不舒服啊。”

“当然了,不然我来医院干嘛。”

“咳……哪不舒服?”

“腰疼。”谭宗明看着对面人一脸窘迫,忽然起了想逗他的心,“昨晚扛了个酒鬼,估计扭到了。”

“啊?”赵启平的耳根子都红了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“我看看啊。”

赵启平的手指隔着谭宗明的衣服在他腰上轻轻触碰着,谭宗明觉得有点痒。

“这儿疼吗?”

“不疼。”

“这儿呢?”赵启平的手指在他腰侧用了个巧劲儿。

“哎疼疼疼。”谭宗明没别的毛病,就是怕疼,赵启平这一按,疼得他出了一身冷汗。

“这么大人了,怕疼啊。”赵启平发现他出汗,心想着扳回一城,不能光自己丢人,于是就嘲笑了他一句。

谭宗明也不在意,看着赵启平带着有点狡黠的笑回到座位上,手下飞快地开了张单子递给他。

“去拿药吧,按照使用说明上药就行了。”

“那就多谢医生了。”

“哎,你等等。”赵启平喊住他,“这是我的名片,请你有空的时候主动联系我,我把酒店的房钱还你。”

谭宗明看着名片上的名字,朝人露出了一个优雅的笑,“好,我会的。”

谭宗明走后,赵启平坐回位子,心想着以为他会回绝的,谁知道他一个霸道总裁,居然还在乎这点钱?

 

 

“赵医生吗?我谭宗明。”

“谭总,您有空了?”

“对,我在你医院门口,下班出来,我们去吃饭。”

“真不巧,我今天值班。”

“我给你们凌院长说了,给你调个班。”

霸道总裁就是不一样啊。赵启平心里暗喜。

“那好吧,等我下班。”

 

终于,赵启平下班了,他从办公室的窗户向下看,果然看到谭宗明靠在他的顶级跑车旁,活脱脱一只开屏的公孔雀。

他从办公室走出来,按了电梯。过一会儿,电梯门开了,是庄恕,只有一个庄恕。

他本不想进那部电梯,可庄恕开口了,“进来吧,别浪费时间在等了。”

赵启平走进去,两人站了对角,谁也没说话。

“赵医生,晚上一起吃个饭?”庄恕打破沉默。

“抱歉,晚上有约了。”赵启平不看他,语气平淡的不能再平淡。

“那……就改天?我找你。”

“庄恕,有意思吗?”赵启平冷着脸看向他。

“启平,我们……真的没可能了吗?”

“告诉你了不要随便叫我启平,搞得像我们两个很熟似的。”赵启平沉着脸,“你老是这么吊着我,很好玩儿?”

“我没有,我……是真心实意的。”庄恕语气诚恳,向前迈了一步。

“我警告你!离我远点!”他愤怒的低吼着,像只准备攻击的猛兽。

 

 

电梯门终于开了,赵启平抢先走出电梯,庄恕紧跟着也走出来,想拉住他,但是没够着。

“谭总!这儿呢!”赵启平朝谭宗明挥挥手,谭宗明站直了,也朝他挥挥手。

庄恕看着飞快走出大楼的人,朝着另一个男人笑得灿烂。他停住了脚步,看向那个男人。谭宗明,经济频道的红人。

庄恕笑了笑,自不量力。他看着赵启平愉快的跟他交谈,谭宗明绅士的拉开车门,赵启平上了车。他觉得自己仿佛是一个躲在阴暗角落里,嫉妒的偷窥者别人幸福生活的社会垃圾,只配在潮湿的墙角渐渐发霉。

自作自受。

 

赵启平收起刚才恼怒的情绪,坐在车里看向大楼门口。他看见庄恕站在原地,也看着他,心里突然觉得十分痛快。

“怎么,你认识他?”

“岂止认识。”赵启平收回目光,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谭宗明也不问,开车就走。

 

 

西餐厅里,赵启平和谭宗明相谈甚欢,他们就像两个认识很久的老朋友,知道对方想什么。

“谭总,这顿饭我请,就当是谢你没有把我扔在马路上,还把我带到酒店并且没有做什么。”

“不用,这家餐厅是我的,不需要客人付账。”

“那我就不逞强了,谭总全当交个朋友,以后身体不舒服了,再来找我。”

“好,交个朋友。”谭宗明标致的一字笑挂在脸上,看上去温和可靠。

赵启平也笑了,喝完杯中的红酒。

两人出门,谭宗明叫来司机,先送赵启平回家。

“下个月是你生日?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不好意思,我上网查了你的资料,无意冒犯。”

“没事,又不是什么隐私。”赵启平看着谭宗明的侧脸,觉得那线条简直完美,就忍不住多看几眼。

“我到时候会有生日聚会,谭总赏脸吗?”

“真是抱歉,我那天安排了别的事情。”谭宗明一脸遗憾。

“没关系,有机会再聚吧。”赵启平倒是不在意,像是在意料之中似的。“我到家了,多谢谭总的晚餐。”

“后会有期,赵医生。”

“后会有期。”

 

 

“赵儿,你生日打算请谁啊?”陈绍聪坐在食堂桌子的另一头问他。

“不知道呢,再说吧,不是还一个月呢吗。”赵启平一边将米饭塞进嘴里,一边说,“反正少不了你不就行了。”

“嘿嘿,我就知道你还是……”陈绍聪僵在原地。

“怎么了?”赵启平顺着他的目光扭过头,看见庄恕朝他这边走过来。

“我先撤了,你们聊,再见啊。”陈绍聪端起盘子飞快的跑了。

“哎你……”赵启平也想走,但是庄恕已经走到身后了。

“赵医生,我们能不能谈谈?”庄恕拉住他的手腕。

“松手,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。”

“就当我求你,最后一次,就一次。”

“那好,最后一次,以后别再来找我。”

“……好。”

 

两人坐在医院外的长椅上,谁也没有说话。

“你不是想谈吗?怎么不说话?”

“赵医生,我想……我是喜欢你的。”

“呵,你现在来跟我说这些有用吗?”赵启平的语气放软了些。

“我知道我对不起你,但是我想让你知道,我心里是有你的。”

“所以呢?”

“我就是想问问,你……是不是和谭宗明在一起了。”

“是又怎么样?”赵启平一下子恼火了,“我告诉你庄恕,别以为我离了你就活不成了,我照样活的很好!最起码我敢作敢当,而不是像你一样,明明动心了,却一直犹豫退缩!”

“我……过半个月,就要回美国了。”

赵启平的火一下子熄了,没说话。

“我就是在临走之前,想把我的心意告诉你,仅此而已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你可以走了。”

“启平,别闹了。”庄恕轻轻拉住他的手臂。

“你觉得我是在闹脾气?”赵启平并没有甩开他,眼中满是失望,“庄恕,当初不接受我的是你,现在来找我的又是你,你这是想干嘛?想讨好我?还是觉得心里不服气,觉得你不比谭宗明差?”

“我只是……想挽留你,你可以跟我一起……”

“跟你一起去美国?你怎么会产生这种荒诞的想法。”赵启平都气笑了。

“以你的资质,在美国做医生绝对不是问题,我可以向医院推荐你……”

“你觉得,”赵启平打断他的话,“我对你的爱,足够让我抛下一切跟你走吗?”

庄恕沉默了。原来一直是自己把自己看的太重了,他总以为赵启平爱他,可以给足他考虑的时间,却没想到最后竟是自己的犹豫不决,亲手抹杀了他对自己的爱。

 

 

“生日快乐!”

嘈杂的KTV包房里,赵启平的朋友在替他庆祝生日。庄恕已经回美国了,却在生日当天的零点,准时发短信祝他生日快乐。赵启平一天没回,现在想起来了,也不管他那边是白天还是晚上,回了个谢谢。

庄恕那边秒回,不用谢,希望你能真的快乐。

赵启平不回了,把手机锁屏之后扔到一边,拿起一瓶啤酒开了,“来来来,大家尽情吃喝玩乐,我买单!”

“好!”屋里欢呼声此起彼伏,只有赵启平拿着刚才的啤酒一口气灌下半瓶,将那份破烂不堪的爱一起咽进胃里,泛起一阵恶心。

“赵儿,你没事吧。”陈绍聪发现他不对劲,凑过来问问。

“没事,你玩你的去吧。”

“你不会是因为老庄吧。”

“他跟我没关系了。”

 

赵启平喝多了酒,胃里翻滚着,就起身去洗手间吐了几口酸水,才想起来晚饭几乎没吃什么,胃里什么都没有。

他眼神迷离,精神焕散,跌跌撞撞的往回走。自己的包间是往左还是往右?应该是往右吧。

他向右拐了过去,一把把门推开,发现里面的人自己一个也不认识,他尴尬的笑了笑,有点儿不利索的开口,“抱歉啊,我……走错了。”

谭宗明看见了赵启平。他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,但自己约了很重要的客户,不得已只能坐在这里听几个不熟的人鬼哭狼嚎。

赵启平转身就要走,结果一头撞在门上。谭宗明见了,反应极其迅速的窜到他身边,一把扶住了他。

 

 

“抱歉啊,这是我朋友,喝多了,我得送他走,你们继续啊,别管我了。”谭宗明不给他们搭话的机会,立刻开门离开。

“赵医生,你没事吧,怎么喝成这样?”

“谭总,你怎么来了,你不是不能陪我过生日吗?”赵启平有点站不住,谭宗明身上有淡淡的檀香味儿,混着一点他独有的说不出的味道,这让他觉得安全,忍不住往他身上靠。

“我来陪客户啊,你怎么样啊,难受不难受,你的朋友们呢?”谭宗明由着他往自己身上靠,还伸出手臂扶住他的肩膀。

赵启平伸手一指,谭宗明就扶着他往他指的方向走。可赵启平一连换了好几个方向,谭宗明问他到底是哪个,他说他也忘了,于是谭宗明就顺着他指的几个方向,一个一个的推开门,看见里面反应不对,就道歉说走错了,直到碰见出来找他的陈绍聪。

 

“赵启平,你跑哪儿去了你!把我们都吓一跳!”陈绍聪赶紧上前扶住他。

“你是他朋友?”谭宗明并没有松开扶着赵启平的手。

“陈绍聪,你怎么出来了,不是叫你跟他们玩别管我吗?”

“我们能不管你吗,你这都出来了一个小时了,我们还以为你出事儿了呢。”

“我能出什么事啊,走走走,咱们回去,我还没喝够呢。”赵启平挣脱谭宗明的手臂,推着陈绍聪就往回走。

“你还喝什么喝,自己喝成什么样子了不知道吗?”谭宗明板着脸训他,把他拽回来扶住。

“谭宗明你居然凶我!”赵启平嘴一撇,眼看着眼圈就红了,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。

“好好好,我错了,我送你回家好不好,你不能再喝了。”谭宗明赶紧哄小孩似的哄他,轻拍着他的后背。

“我不要回去,我生日还没过完呢,我还没吹蜡烛呐!”

“好,那咱不喝酒了行不行,我给你买蛋糕去,好吗?”

“我要最大的。”

“好,买最大的。”

站在一旁的陈绍聪都要石化了。这什么情况?这人是谭宗明?赵启平怎么会认识他?他俩这闹的哪出啊?

“那什么……谭总啊,我就先……”

“你把他扶回去,看着他别让他再喝酒了,我去给他买蛋糕去。”谭宗明一点也不敢耽误,把赵启平小心得交到陈绍聪手里,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出了大门。

 

 

赵启平其实还没喝到耍酒疯的地步,他只是突然想任性一下,想使使小性子,他想知道被一个人惯着是什么感觉。

他感觉到了,就在谭宗明小跑着离开的时候,那是,安全的感觉。

谭宗明真的买了蛋糕店现成的最大号蛋糕,小心地迈着小步提进包厢,推门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,只有赵启平开心的大喊着跑向他,“看!我的圣诞老人来给我送礼物啦!”

谭宗明赶紧把蛋糕放到桌子上,伸出双臂稳稳的接住他。

“诶呦喂,我的小祖宗,你可小心点儿吧。”赵启平朝他扑过来的时候,他的心都要化了,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,他看赵启平的眼神已经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了。

“我要吹蜡烛。”赵启平挂在谭宗明脖子上。

“好,你先站好,我给你点蜡烛。”

赵启平松开他的脖子,自己站在一边。谭宗明给他插了三根蜡烛,一一点亮。

“祝赵启平小朋友三岁生日快乐。”谭宗明凑到赵启平耳边,用大提琴一样的嗓音轻轻的说。

“我要许愿了,”赵启平闭上眼睛,双手合十,“我希望以后每一个生日,我的圣诞老人都会送礼物给我。”

赵启平说完,睁开眼看着谭宗明,眼神中有点恃宠而骄的意味。

“你认真的?”谭宗明站到赵启平面前,直视着他的眼睛,恨不得看穿他。

“怎么,圣诞老人不喜欢我?”赵启平用双手搂住谭宗明的脖子,脸上挂着狡黠的笑。

谭宗明不能忍了,他一把搂住赵启平的腰,对着他的嘴唇狠狠吻上去。赵启平当然不拒绝,热情的回应着。

旁边赵启平的朋友们炸开了锅,开始起哄。赵启平放开谭宗明的双唇,用额头抵着他的额头,轻声说,“圣诞老人,以后只准给我一个人送礼物哦。”

“遵命,我的主人。”

评论(10)

热度(7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