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月光你好

被医学折磨的苦逼大学生。
何以解忧,唯有楼诚。

【谭赵】余生有你

我把这几篇文归到一个系列,方便以后整理。

世间事系列:一 庄恕,我爱你  二 我不曾爱过你  三 爱情不停站

这个系列是同一时间线,建议从第一篇开始看。可以点链接,也可以戳下面的tag。

感谢喜欢这个系列的小伙伴,但是以后更文估计就没有这么快了,医学狗的课程比较紧,希望体谅。

------------以下正文--------------

 

晟煊总裁休息室里传来轻微的鼾声,地毯上散落着两人的衣服,证明了昨晚的疯狂。

昨晚赵启平的生日聚会上,他们当着所有朋友的面在一起了,接下来的事就顺理成章,微醺的赵启平有多性感,只有谭宗明知道。

谭宗明感觉自己的胳膊没知觉了,睁开眼,发现自己的胳膊被赵启平压在腰下。此时的赵启平还熟睡着,蜷缩在谭宗明身边。

谭宗明极轻地侧过身,将他搂进怀里。可赵启平还是醒了,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哼哼两声表达不满。

“睡吧,今天周末,不用上班的。”谭宗明轻拍着他的后背温柔的哄着。

“老谭,疼。”赵启平还没睡醒,眼神有些涣散。

“我的错。”谭宗明在他的脑门上亲了一下,“下次注意。”

赵启平抬起脸,闭着眼睛撅起嘴,“我要亲。”

“没洗漱呢,你不嫌我臭啊。”

“你亲不亲吧。”

“好,”谭宗明一脸宠溺,在赵启平嘴上啄了一下,“满意了吗?”

“不满意。”赵启平一翻身,压在谭宗明身上,对着他的嘴唇亲了下去,来了个法式热吻。

直到他感觉到有根硬物戳在他腿间,才松开谭宗明,翻身下去。

“怎么停了?”谭宗明想翻身压住他,却被他一把推开。

“我还疼呢,你忍心吗?”赵启平可怜兮兮的眨眨眼。

“你个小兔崽子,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。”谭宗明下床,去卫生间解决了一下。

 

谭宗明洗完漱,回来看见赵启平躺在床上发愣,索性也躺上床,重新搂住他。

“今天想干嘛?出去玩?还是歇着?”

“我想要约会。”

“去哪儿?”

“你是我男朋友,又不是司机,去哪儿当然是你来想啊。”

“那……去看电影?”

“好。”

赵启平的肚子咕噜一声,谭宗明笑了。

“笑什么啊,折腾一晚上你不饿啊。”

“我这出力的还没喊饿呢,你光享受了还饿,我可太委屈了。”谭宗明撇撇嘴,“这才在一起第一天,就可劲儿欺负我。”

“老谭你怎么这么可爱啊。”赵启平揉揉他的脸,翻身下床,“等着吧,我做饭去。”

谭宗明靠在床头,看着赵启平穿着短裤背心走向厨房,心里被填的满满的。

 

 

准备妥当后,谭宗明开着他的顶级跑车带赵启平去电影院,但很不巧的堵在路上了。

“这条路怎么这么多人,”赵启平不耐烦地抱怨,“你定的几点的场?”

“下午的。”

“那你上午出来干嘛啊,你看这堵的。”

“我是想着中午可以在外面吃个饭”谭宗明一边给他宽心,一边打开音乐,“听听音乐吧,心情会好点。”

“我不要,我要听你唱。”赵启平把音乐一关,靠回座位等着。

“听我唱什么啊,我唱歌不好听。”谭宗明开着车一点一点往前挪。

“我不管,我现在不高兴了,你就应该唱歌哄我。”赵启平一脸恃宠而骄的表情,“唱你最拿手的。”

“那我可唱了啊,你别嫌弃我啊。”谭宗明清清嗓子,“我和你相守相依,真爱生死不移。穿过悲和喜,跨过天和地……”

谭宗明唱歌其实是好听的,低沉的嗓音特别迷人。赵启平听着,嘴角终于扬起来。自己真是走运啊,能遇到这么好的人。

“开心了吗?我的小祖宗。”

“开心了开心了。”赵启平凑过去亲他一下,“这个男朋友当的不错。”

 

 

吃过午饭,两人来到电影院,赵启平看着爆米花砸吧砸吧嘴,谭宗明看到了,走到卖爆米花的地方,“要一个大桶爆米花,两杯可乐。”

赵启平乐滋滋的抱着爆米花,边走边吃。进了电影厅,发现一个人也没有,回头问谭宗明,“我们是不是走错了?”

“啊,没有,我包场了。”谭宗明波澜不惊地答。

“谭总真是大手笔啊。”

“这不算什么,要是你喜欢看电影,我把这个电影院买下来都可以。”

“不用不用,你的钱还是留着做生意吧,都浪费在我身上多不好。”赵启平往嘴里塞了一个爆米花。

“只要你想要的,我什么都可以给你。”

“我最想要的你已经给我了。”赵启平的脸上又出现了狡黠的笑。

“嗯?什么?”谭宗明一头雾水。

“笨蛋,我最想要的是你啊。”

 

赵启平头一次体会到包场的乐趣,没有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,没有嗡嗡的耳语声,想坐哪儿坐哪儿,想干什么干什么。比如现在,他正在专心的和谭宗明接吻。

其实他是想好好看电影的,谭宗明选的是青春爱情片,一群初入社会的年轻人,带着自己的理想与爱坚定前行。赵启平仿佛看到了自己刚入职的时候,满腔热血,满心欢喜。

他想到了庄恕,想到了自己丢掉的尊严,想到了自己化为泡影的爱。他眼圈红了,眼神空洞的看着荧屏。

谭宗明发现他走神了,看着他眼圈红了起来,满心疼惜。

“平平,怎么了?怎么还哭了?”谭宗明握住他的手。

赵启平扯回自己的思绪,他体会过付出无果是多么痛苦,所以不想让谭宗明也经历这种痛。珍惜当下,是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。

“老谭,我爱你。我现在清清楚楚的告诉你,我很爱你,我希望和你永远在一起,知道了吗?”

“你这是……”

“我只是不想你因为不确定感而产生烦恼,所以,我要时刻提醒你,我是爱你的。”

谭宗明看着他泛红的双眼,知道他心里有事,但谭宗明没有问,他能看出来,赵启平缺的是安全感。缺什么,就给他什么好了。

“平平,我知道你爱我,毋庸置疑,我也是爱你的。”谭宗明亲吻他泛红的双眼,“我不会说什么情话,我唯一会说的就是爱你。”

谭宗明顺着他的鼻梁向下亲吻,带着虔诚和真挚,最后流连于他的嘴唇,这是第一次,谭宗明不带任何技巧去亲吻一个人,就只是吻他,充满怜惜和爱意。这是他的宝贝,当然要宠着了。

 

 

快乐的日子过的飞快,下周就是他们在一起一周年的日子,也就是赵启平的生日。

“明天周末,我想去游乐场。”赵启平坐在沙发上抱着碗吃谭宗明切好的西瓜。

“想去就去,不过明天要早点起,这里离游乐场有点远。”谭宗明坐到他身边,张开嘴讨西瓜吃。

“嗯。”赵启平用牙签扎了一块,刚递到谭宗明嘴边,又收回来。

“嘿,我给你切的还不让我吃。”谭宗明抗议。

赵启平没答话,把那块西瓜叼在嘴里,嘴角上挑着凑到谭宗明面前,挑了挑眉毛,嘴里含糊不清的说,“次吗?”

谭宗明一脸坏笑,“叼住了啊,千万别掉在沙发上。”他没有接过西瓜,而是伸出舌尖,舔了一下赵启平的嘴角。

赵启平被他弄得浑身发麻,想推开他,可谭宗明没打算放过他,伸手圈住他的腰,把他带进自己怀里。

“别躲啊,撩我的时候不是挺大胆的吗,现在害怕了?”

赵启平没动,用挑衅的眼神看他。谭宗明淡然接受挑衅,再次凑过去,用舌尖在他的嘴唇上极轻的舔了一圈,然后张嘴去抢那块西瓜。

赵启平不想让他得逞,缩着脖子往后躲,结果被谭宗明一把扣住后颈,吻了上来。

那块西瓜最终不知被谁咽下了,他们在西瓜的清甜味中接了一个漫长的吻。

 

 

“老谭,起床了,去游乐场。”赵启平推推他的胸口。

“再睡会吧,游乐场没开门呢。”谭宗明搂紧他不让他乱动。

赵启平一口咬上他的鼻尖,“快起!要排队的。”

“诶呦喂,你轻点,我起还不行吗。”谭宗明无奈,从赵启平那儿讨了个早安吻,心满意足的起床。

 

体验了刺激的云霄飞车后,谭宗明一点食欲也没有,他没把午饭吐出来就不错了,现在头晕脑胀的坐在冰激凌站,看着对面的赵启平舔冰激凌。

晚上游乐场有烟火表演,人流都向那座城堡涌去。谭宗明牵着赵启平的手,也向那里走。

“老谭,你松开我。”

“干嘛,牵手也不让啊。”谭宗明没有放手,反而握的更紧。

“有人看我们呢。”

“看吧,我又不是长的不好看。”

“你不怕明天报纸上登出你找男朋友的报道啊。”

“登了就登了,这样别人就都知道你是我的了。”

赵启平失笑,也同样握紧他的手,像其他情侣一样走在人群中。

 

 

烟火晚会开始了,璀璨的烟火接二连三的炸开,像星星一样铺满天空。

谭宗明侧头看向赵启平,他的眼睛比烟火还美,此时那双眼睛正弯弯的带着笑,谭宗明忽然觉得,这么美的眼睛,简直不该长在人类脸上,只配天使拥有。而赵启平,就是他的天使。

他忽然想吻他,于是扯了扯他的手,赵启平扭过头,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被谭宗明吻住。

赵启平觉得安心,在他这里,他可以肆无忌惮的耍小脾气,可以像小孩子一样被宠的无法无天,可以每天听到我爱你。

赵启平认真的回吻,他们也像普通情侣一样,在人群中牵手,在思念时拥抱,在动情时接吻,不顾及世俗,不介意流言,眼中只有彼此。

 

“平平,我想说几句话。”谭宗明放开他,双手牵着他,神色认真。

“说吧,”赵启平看他突然这么认真,有点想笑,“谭总想发表什么讲话啊?”

“别闹,我认真的。”

“好,你说吧,我听着。”

“咳咳,”谭宗明清清嗓子,“如果我是帆船,你就是海上的风,没有你我就不能前行,如果我是飞鸟,你就是参天的树,没有你我就居无定所,如果……”

“停,说人话。”

“我们结婚吧,没有你我过不下去。”

赵启平直视谭宗明的眼睛,谭宗明也看着他,神色有些紧张。

“好。”赵启平的声音险些被喧闹的人群冲散。

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谭宗明不知是真没听清,还是不敢相信,又问了一遍。

“我说,我答应你,我愿意,听清了吗?”

“我……我们……”谭宗明居然红了眼眶,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激动,“我们有家了!”

“没错,我们有家了。”赵启平抱住他,在他耳边轻声说,“谭宗明,我们有家了。”

“等到下周你生日,我们去美国领证,好不好?”谭宗明的眼里发着光。

“好。”

赵启平看着开心的像个孩子似的谭宗明,特别感动。眼前的这个人,因为能给自己一个家而开心到语无伦次,这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。

如果他们结婚了,之前的事应不应该告诉他呢?那一段输的丢盔弃甲的感情,他应该知道吗?

 

 

深夜,谭宗明感到自己的衣服湿了,睁开眼,发现是赵启平在哭,就算眼睛没睁开,泪还是一直往外流。谭宗明吓一跳,轻轻把他搂进怀里,拍着他的后背,轻声喊他。

“平平,平平,醒醒,怎么了?嗯?是不是做噩梦了?告诉我好吗?”

赵启平从梦中醒来,但仿佛还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。

“老谭,说你爱我,告诉我你爱我。”

“我爱你,平平,我一直都爱你,从前是,现在是,将来也是。”谭宗明心疼的亲吻他的泪眼,不厌其烦的告诉他自己会一直爱他。

“老谭,我想告诉你一些事,是我……以前的事。”

“好,你说吧。”谭宗明又搂了搂他,让他完全靠进自己的怀里。

赵启平靠在他的胸口,听见了令他安心的心跳,于是缓缓开口,说了自己和庄恕的事情。说完,忍不住又开始流泪。

谭宗明看着怀里的人不住哭泣,心里不是滋味。想当初自己恨不得将自己的心肝捧到他面前,连一句重话都舍不得说,那个人怎么狠的下心让他这么难过。

“平平,咱不哭了啊,现在不是有我吗,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,以后让我好好疼你,爱你,不让你受一点委屈,一直宠着你惯着你,你就是我最珍贵的宝贝。”谭宗明抚着他的后背给他顺气,“乖,不哭了,再哭就不好看了。”

“老谭,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,因为我长的好看?还是因为什么?”

“因为爱你。”

一句简短的回答,足以让赵启平的心定下来。他像是海上即将溺亡的人,只有紧紧抓住谭宗明这根浮木,才能有活下去的希望。

“那你会一直对我好吗,照你这么惯下去,我会有脾气的,到时候你……”

“我还会爱你,一如既往。”

“谭宗明,我也爱你。”

 

 

“平平,起床了,还要赶飞机呢。”谭宗明轻吻赵启平,把他叫醒。

“老谭,我好困……”赵启平用力睁开一条缝,然后又睡了过去。

谭宗明无奈的笑笑,索性不叫他了,自己拿过衣服给他换上,半拖半抱地把他弄下床,带进洗手间给人洗脸刷牙。赵启平刷完牙,终于清醒了些,搂着谭宗明的脖子吻他。

后天是赵启平的生日,他们今天要飞往美国洛杉矶,赶在他生日那天领到结婚证明。他们全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。

 

到了美国,谭宗明安顿好一切,准备带赵启平去教堂看看。赵启平看着神圣宏伟的教堂,心情十分激动,他仿佛看到了他们的未来。

赵启平拍了一张谭宗明站在教堂门口的背影,发到朋友圈并配文:新生活,即将开始。

“平平,怎么样,还满意吗?”谭宗明领着赵启平转了一圈,认真的询问他的意见。

“只要有你在,哪里都好。”赵启平牵着他的手,就是牵住了幸福。

“结婚之后,我们可以在市区买套房子,不用天天住在晟煊,我们要有自己的家。”谭宗明激动的规划着未来,“如果你想要孩子,我们可以去福利院领养一个,或者两个,一个男孩一个女孩。”谭宗明滔滔不绝的说着,每一件事都和赵启平有关,“等到他们长大了,你再想去游乐场,就可以带着儿子去坐过山车,我就带着女儿去坐旋转木马。我们一家人可以一起坐在冰激凌站吃冰激凌,一起去城堡看烟火表演,我们还可以……”

“老谭,你真的很好,谢谢你给我一个家。”

“平平,身为男人,这是我应该承担的责任,身为爱人,这是我应该履行的义务。所以,这并不能说明我很好,这是我的本分。而我好的地方,在于我能担得住责任,一直履行义务。”

“你会一直爱我吗?哪怕我以后脾气越来越差,变得越来越老,你也会一直爱我吗?”这句话赵启平问了无数遍,每次得到的答复都是相同的,但他还是想问,他要确认自己不会再被抛下。

谭宗明也从没有不耐烦,赵启平问,他就答。“会的,我会一直爱你,脾气差我就让着你,你变老了我更老,不管怎样,你是我唯一的宝贝,唯一的爱人,就算以后有了孩子,你也是第一位的,因为没有你,就没有家。”

 

 

赵启平生日当天,他们在教堂正式结为伴侣。他们在神父的引领下说出誓言,在上帝的祝福中交换戒指,然后亲吻对方。

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,直到庄恕的出现。

赵启平傻在那儿,大脑一片空白,他不知道为什么庄恕会来。他看着庄恕穿着礼服,系着领结,一步一步朝他走来。这个场景是他遇到谭宗明之前,曾经假想过无数遍的,但为什么偏偏在自己身边有了另一个人的时候才出,他悄悄握紧放在身侧的拳,死死地盯着他。

谭宗明也没想到,他看赵启平的情绪不对,想让他先离开。这时庄恕已经走到两人面前,并不看谭总明,对着赵启平说,“启平,我想和你说句话。”

赵启平看到庄恕无名指上的素圈戒指不见了,但他没有开口,只是站在那儿,刚戴上戒指的手紧紧地牵着谭宗明。

“庄先生,有什么事跟我说吧。”谭宗明挡在赵启平身前。

“我想和他说话,不是你。”

“他就是我,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了,”谭宗明伸出右手,手上全新的戒指闪闪发光,“庄恕先生,幸会。”

评论(11)

热度(73)